城阳区院“四化”助推“四提速”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取得新成效


[日期:2018-08-28 09:52:25]
来源:
作者:

      今年以来,城阳区院在前期刑事速裁程序试点经验积累的基础上,积极探索,大胆创新,建立了“四化”助推“四提速”的认罪认罚从宽机制,现已对400余起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办理,占已诉案件数量的85%左右,量刑建议法院采纳率100%,达到了提速增效的良好效果。
       一、诉讼集约化,助推认罪认罚案件“流转提速”。一是充实人员、专案专办,实现办案力量最优化。试点之初,在与辖区公安、法院、司法局联合会签《认罪认罚刑事案件从宽快速办理机制实施细则(试行)》基础上,结合本院员额与助理的比例、案件数量、类型等实际,整合公诉力量、优化资源配置,成立了由“1员额+2助理+2书记员”组成的认罪认罚办案组,作为此类案件的“绿色通道”,实现了专案专办的诉讼集约化模式。同时将认罪认罚案件按类别进行专业化分工,深化类案专办模式,办案组承担了60%以上的公诉办案量。二是类案集中、节约资源,实现办案效率最大化。办案组对认罪认罚案件集中认罪认罚具结、集中起诉、集中审理,每次都可保证一次十人左右集中签署具结书,半个小时的庭审可以对八至十起案件完成审理和判决,减少了公诉人分批次提审签署具结书及分案开庭的压力,节省了司法资源,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。三是简案快办、疑案精审,实现办案质量最强化。诉讼集约化实现了简案快办,简案快办实现了数量集中,为疑难复杂案件的攻克留足时间和空间,形成了简案快审与疑案精审的循环推进格局,有效保证了办案质量。例如办理的金某危险驾驶案,在一个工作日内即完成了讯问、值班律师介入签署具结书、审查案件、诉至法院等工作,这是该院根据危险驾驶案件均刑拘的实际所推出的个案加速模式,是简案快办的进一步深化。
       二、流程精简化,助推认罪认罚案件“审查提速”。一是以“文书简”为依托,实现案件办理加速。结合办案实践需要,创建了特色表格版审查报告,相比原报告格式具有简明扼要、重点突出、灵活可变通等优势,现60%左右的认罪认罚案件使用新表格文书。如之前交通肇事案件审查报告可能在十页左右,而采用新表格格式基本两页内完成,办案人只需提炼案件要素,从阅卷到报告初步完成用时不到一小时,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。二是以“调查省”为基础,实现非监禁刑案件进程加速。明确对罪行较轻而取保候审、监视居住的案件,可以省略社会调查程序,直接建议适用缓刑,既避免了对犯罪嫌疑人社会危险性的重复评价,又提升了办案效率,最大程度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。如之前审理杨某寻衅滋事案,杨某虽自首、退赔、取保,但依原程序需要对建议适用缓刑案件委托社会调查,而杨某常住地在河南,邮寄时间及调查耗费了一周时间。实现“调查省”之后,对此类案件可直接提起公诉,办案时限大大缩短。今年以来省略调查程序办理非监禁刑案件36件。三是以“证据精”为根本,实现认罪认罚案件退侦提速。根据个案情况抓牢与定罪、量刑相关的核心证据,实现“证据精”,并对常见的毒品类犯罪、盗窃类犯罪、危险驾驶类犯罪等十几类罪名明确了证据精的核心。在核心证据的支撑下,依据基本事实清楚、基本证据充分的理念从定罪、量刑两方面迅速完成证据采信及事实认定工作,减少退回补充侦查的次数和几率。
       三、场所集中化,助推认罪认罚案件“衔接提速”。一是构建认罪认罚专案区,实现场所集中化。积极协调公安、法院、司法局在看守所内建立涵盖提审室、律师值班室、速裁法庭在内的认罪认罚专门办案区,为认罪认罚案件的“一站式”衔接奠定基础。二是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,实现办案规范化。场所集中实现值班律师的全程参与,值班律师可便捷地在看守所直接会见当事人,为当事人提供法律帮助并参与量刑协商,充分保障当事人诉讼权益。专业场所配置助推犯罪嫌疑人从侦查环节起全程同步录音录像,对其选用认罪认罚制度的自愿性有据可查,同时也有利于检察机关提前介入进行侦查监督,确保办案规范。三是推进侦诉判无缝衔接,实现“一站式”流转顺畅化。场所集中化助推认罪认罚制度实现侦查机关启动、检察机关推进、法院落实、当事人服判息诉的“一站式”衔接,大幅度压缩案件流转时间。如针对数量占刑事案件10%以上的危险驾驶类案件,已全部实现刑拘直诉模式,七日内即完成侦诉判全部工作,当事人均服判息诉。
       四、量刑建议区别化,助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“推广提速”。
一是明确规定,为区别从宽提供政策支持。创新“不同阶段认罪认罚区别量刑”工作举措,明确不同阶段认罪在从宽幅度上的区别。打消了一部分嫌疑人在侦查、起诉阶段先选择对抗,待无效再当庭认罪的侥幸心理,推动了认罪认罚在侦诉判各个诉讼阶段的全面开展,实现了化解矛盾与宽严相济的双重效果。二是告知书入所,为嫌疑人及早认罪提供空间。公诉部门与驻所检察室无缝衔接,犯罪嫌疑人入看守所收押即可第一时间收到《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告知书》等文书,及时了解该制度,并促使看守所内嫌疑人互相宣传。办案人提审时主动要求适用该制度的比例明显上升。如审查起诉安某故意伤害案,其与被害人未达成和解,在提审中安某主动询问并要求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,后在值班律师陪同下,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,三日内诉至法院,得到从宽处罚。三是同类案件集中宣判,反馈认罪认罚效果。与法院加强沟通交流,对同类罪名或相近罪名的案件集中庭审,公诉人在发表量刑建议时先有针对性的予以说明,再根据认罪时间早晚、悔罪态度等提出有差异的量刑建议,促使各被告人对同罪不同刑切身感悟,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深刻理解和反思。如法院集中开庭审理一批容留他人吸毒案件,公诉人针对各被告人认罪阶段不同,提出了拘役二个月至拘役四个月不等的量刑建议,在法院庭审前自愿认罪认罚的处刑最重,既有效提高了犯罪嫌疑人及早认罪悔罪的认识,也有利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广泛推行。

Copyright © 2017 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检察院.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7022784号-1

技术支持: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